对话“启蒙”

时间:2011-4-27 8:57:06文章作者: 朱永安
在中国国家博物馆“启蒙的艺术”的展厅里,如果缺乏足够的欧洲历史知识,或者缺乏细读每件作品说明的耐心,你看到的也许只是一尊雕塑、一幅古典油画或者一袭华丽的女式礼服。这大概不是人们想象中的“启蒙”,你也无法在立此存照或者走马观花后就得到一个明确的主题思想。尽管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总馆长马丁·罗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不想把东西拿过来放一放,展完走人,期望能够引发更加深入的交流和碰撞”,但对众多观众来说,这个展览看起来的确“有些难度”。即便在深得三昧者中,“启蒙”也是人言言殊,有人强调“启蒙”所追求的“消除愚昧”仍然任重道远,有人担心“启蒙”演化为“高傲的入侵式的教育”……交流不只是“你来我往”主办方大概想到了这一点,追求的也许正是这样的效果:思索、对话乃至争论。“启蒙”无疑是个复杂的话题,而在展览开幕之后的一年里,“启蒙之对话”系列活动所包含的内容更为深入和广泛。首场举办的“启蒙之对话”围绕展览本身的价值和意义,反映出交流与对话的必要。中国文化部部长蔡武引用400年前中国古人的一句话:“即如中国圣人之教,西士固未前闻,而其所传乾方先圣之书,吾亦未之前闻,乃兹交相发明,交相裨益。惟是六合一家,心心相印,故东渐西被不爽耳。”他在演讲中表示,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在今天这个充满变数的时代时,人类更加应该不断探索、反思并需要深入地开展不同的文明对话和思想的碰撞,而坚持文化的多样性特征,大力推进文化开放与交流已然成为最为强烈的时代精神。德国副总理古多·韦斯特维勒坦言:“在很多问题上,我们并不是持相同的观点,因为我们的制度,我们看问题的方式可能是不太相同的。但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我们应该多进行对话,我们所进行的对话是相互敬重的对话。”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说:“交流绝不是你来我往,而是过程中的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,如同我们今天在这里开展的关于启蒙的对话一样。处于不同文明传统中的博物馆事业,可能在表现社会和文明的方式上不尽相同,或者在表现人文和自然的形式上大相径庭,但是,通过交流中的对话,就能够增进了解,促进融通,从而体现各自价值观之所在。”在中、德相关方面多年的努力后,“启蒙的艺术”大型展览和系列活动得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重装之际顺利推出,马丁·罗特对“对话的意义”感受尤为直接。“我们需要的是什么?我认为是紧密的合作。”在他看来,对话是非常重要的,“非常友好地进行合作”乃至争辩、争吵,共同研究问题和面对挑战的过程,同样体现了启蒙精神的价值。激活展览蕴含的精神世界充分的交流与对话促成了此次大展。展览策划专家组成员朗宓榭教授表示,对话系列的活动应该以多维度的视角来再现启蒙的思想,我们不是想为这样的艺术展做什么诠释,而是希望跟大家一起激活这个展览所蕴含的精神世界。因为,每一个个体、每一种文明、每一种传统都可以从中获得“启蒙”的体验。朗宓榭在比较中欧历史时说,欧洲的启蒙不是一个由具备同样思想和信仰的人进行的统一的运动,比如卢梭就对启蒙运动中某些领袖的进步乐观主义持批评态度,而这也是启蒙历史的一个组成部分。中国的“五四运动”的一大特点也是对话和辩论。对启蒙运动的这种理解,不仅不排斥各种各样不同甚至对立的理念,而且恰恰可以促进各个看法的形成。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认为这个展览的意义具有“当下性”,“启蒙”这个主题延续到今天,既有对于历史的再认识,更有作用于当下的文化交流与对话。他举例说:“这个展览有博伊斯的一件作品,他的作品很简单,是一个灯泡加柠檬放在一起,作为这个展览的最后一件作品,似乎意味深长。因为灯泡是科技的成果,柠檬是自然的象征,两者放在一起,就成了艺术。更重要的是,这件作品提示我们,当我们看到以科技发明为代表理性之光的伟大作用的时候,不要忘记了自然会永远散发出引人入胜的光芒,使我们不断尊重它,从而得到新的发现。”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谈到参观展览的感受说:“中国的文明无疑是博大精深、源远流长的,但在当今时代下,我们还应该敞开胸怀,包括西方对文艺复兴启蒙时代的一些思考,我们应该大力引入和介绍。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认识,理性、创新、开放是启蒙时代的重要元素,中国的发展和崛起需要一种新的思想解放、思想启蒙,在这样的过程当中,逐渐形成中国文化艺术的新气象、新气派。”一言难尽的“启蒙”巴伐利亚国家绘画收藏馆总馆长施伦克认为,选择启蒙作为对话的主题,就是想向世人表明,启蒙核心的问题在今天变化的社会中,仍然没有丧失现实意义。而启蒙中的思考和争论需要在社会上制造一种自由的气氛,使得人们进行平等的交流。在康德那里,启蒙意味着人们摆脱不能够运用自己的理智的不成熟状态。而哈贝马斯则认为,启蒙是一项未竟的事业。社会环境、教育基础以及科技发展等都是影响启蒙、影响个体进行独立思考的因素。韦斯特维勒深有感触地说:“中国几十年开放的道路,使我想起我们自己的历史。中国几十年走过的道路,在欧洲需要几百年才能走完。今天回顾启蒙,我们觉得,启蒙并没有圈定历史上的某一个进程或阶段,这是一个认识的进程,并不是一帆风顺,而是时常反复甚至失败。走向法制、富裕社会的道路并不是现成的。启蒙的思想就是促进一个人自己的思维,而且要促使每一个人对已有的思维惯性进行批判。”他进一步解释:“形成一个开放的社会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德国。怀疑已经接受的东西,质疑被大家肯定的东西,这种态度会为社会带来进步。一种怀疑的文化,一种具有建设性批判的精神,实际上是助推器,使我们做到好中更好、优中更优。”讨论“启蒙”,不仅是对历史沧桑的呈现,也不再是欧洲人的光环和标签,它牵涉的命题既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学习,对各自历史的反思,也是人类需要共同完成的对理性的再理性认识,对新世纪现代性问题的深度思考。首场对话的与会者对“启蒙之对话”充满了期待,他们希望一年后在各界人士的充分讨论和交流后,形成一本具有时代意义和历史价值的文献。
  
澳门葡京网上平台